雲旭陽通房屋二胎過QQ,向他人詢問胡萬林的“自然療法”。攝/法制晚報特派漯河記者 洪煜
  QQ群里熟人膠原蛋白交流 將“效果好”的“功法”相互推薦

  授課者名氣越大收費越高 類西服似“學習班”國內眾多

  揭秘胡萬林式地下中宿霧醫培訓
  法制晚報訊(記者 張雷  王曉飛)  警方披露,再次因治死人被抓的“神醫”胡萬林,是通過QQ傳播“功法”的。胡萬林的培訓方支票貼現式不是個例,而是一種流行辦班模式。
  記者在河南當地採訪到胡萬林的多位信徒包括死者的師傅等,揭開地下“中醫培訓圈”的不為人知的內幕。
  培訓始末    

  死者師傅:很多病短期消除了
  記者從新安縣公安局瞭解到,胡萬林主要通過QQ召集學員培訓。2013年8月,呂某在網上宣傳胡萬林能夠醫治百病的信息,並通過QQ發信息組織人員參加培訓,胡萬林負責授課,傳授“治療”方法及健康知識。費用定價為1萬元,食宿費由學員單出。
  呂某原計劃前往小興安嶺地區組織活動,後得知胡萬林曾經在新疆給洛陽人白某“治療”過,白某目前身體較好,遂決定以白某為事例,將培訓、“治療”地點改為洛陽。
  雲旭陽、秦昌武,陳永康的這兩個徒弟都前往新安縣龍潭峽參加了胡萬林的培訓。
  陳永康說,秦昌武是胡萬林重出江湖後培訓“自然療法”的第一批學員。他問秦昌武學習得如何,“秦昌武說很好,我認為他不會騙我,就信了”。
  陳永康說,秦昌武回來一個多月後,效果仍然很好,他才決定也去。“他們的很多病短時間內消除了。有個叫唐夢君的人是個最好的例子,他讀了很多年書,戴了眼鏡,結果培訓回來就沒戴眼鏡了,以前我見過他,面色不好,病怏怏的,這次一問,他說身體轉變太大了,這樣我才去。”
  死者同學:現在不學以後漲價
  秦昌武也向雲旭陽推薦了胡萬林的“自然療法”。
  今年8月10日晚,秦昌武通過QQ與雲旭陽聊天,問其“黃帝九針”用得怎麼樣,雲旭陽回答“說實話一般”。
  隨後,秦昌武邀請雲旭陽:“過來學那個自然大法吧。”
  雲旭陽說,他打算去鄭州繼續學“黃帝九針”,秦昌武勸他:“那些都是表皮的”。
  秦昌武繼續勸他去學胡萬林的“自然療法”,並稱學費1萬元。雲旭陽稱沒那麼多錢,秦昌武告訴他“以後會是3萬元”。
  他還向雲旭陽講了自己的學習效果,“自己做,自己把自己的病治好。”
  雲旭陽相信了秦昌武的話。他們都是陳永康的學員,算是同學。按陳永康的說法,在他們這個中醫愛好者圈子裡,同學之間是互相信任的,是資源共享的,是互相推薦著共同學習、進步的。
  胡萬林培訓 信徒稱不交錢“過不去”
  陳永康說,胡萬林收取的1萬元費用,大家都是自願交的。這次培訓一行11人,包括陳永康在內的3人交了費,雲旭陽沒交費。
  對於定價,陳永康稱在中醫的學習圈裡,學費的定價沒有統一標準,但和培訓者名氣有關,名氣越大收費越高。
  對於胡萬林的培訓,陳永康說,“肯定交1萬,不然說不過去。不交錢去學東西過不去,現在社會是功利社會。”
  他說,胡萬林有一個徒弟叫“佑好”,他在網上公開招生,學費是1萬元。
  “我是對比這個,他徒弟收的費用是1萬元,我們跟他學,交1萬元不算貴。”他說。
  在陳永康眼裡,這是一個自由買賣的市場化行為,“整個民間的中醫學習圈都是這樣,只是學習單項技術,不像高校、學院里的那麼複雜,學習的費用都是互相商量。”
  業內揭秘

  死者師傅搞培訓 模式同胡萬林 
  這種培訓模式雲旭陽並不陌生。今年春節剛過,他曾在武漢參加師傅陳永康的培訓,陳的培訓模式與胡萬林如出一轍。
  按照陳永康的說法,因為對中醫的共同愛好,他與雲旭陽、秦昌武等人在QQ群里相識。經過交流後,雲旭陽、秦昌武開始向陳永康學“黃帝九針”(一種針灸術)。
  陳永康與想來學習的愛好者約定培訓時間,地點定在他所在的城市武漢。除雲旭陽、秦昌武外,還有一名來自唐山的針灸愛好者前來。教學地點約定在武漢的一家旅社。
  陳永康如今向記者承認,自己其實根本不會“黃帝九針”。他說,他曾花費26900元去重慶找一位師傅學習“黃帝九針”,但受騙了,沒學到真本事。這位師傅的名字,他不願透露。
  他說,由於自己有中醫基礎,從重慶回來後開始自行研究,通過給家裡人扎針逐漸體會。後來,他在QQ上與中醫愛好者們聊天時,稱自己學過“黃帝九針”,於是便有人主動提出向他學習。
  “我只是想把本錢撈回來,賺些小錢貼補家用。我是修理工,每月工資1600元,不夠用。我把所有積蓄2萬多元都扔到重慶去了,我得想辦法拿回來。”陳永康說。
  每名學員,陳永康收費2000元。他一共培訓過30多人,學費共收取6萬餘元,他說,本錢已賺回。
  培訓者承認 沒行醫資格只講理論
  陳永康說,他現在收了一個專門幫他招生的徒弟。他說,徒弟是有行醫資格證的,開有診所。“我現在有個好處,他有行醫證,可以治療。我沒有,我只講理論,所以我沒有一點責任。”
  陳永康和他的徒弟已經開始籌備明年的招生計劃。他的徒弟負責公開招生,屆時將會“全國到處跑”,去“上門服務”,到每個地方去給當地的學員培訓。
  “他招生,我去講課,他付我錢。”陳永康說,至於他的講課費會不會還是2000元,現在還沒定,因為要“全國巡迴”,涉及到差旅費、食宿費、學費等。
  “乾這個,最起碼比我打工的錢多。”他說,自己收費2000元很低,因為自己沒有診所,也不治病,不是專業的,2000元學費只是讓大家達到“瞭解一下”的程度。“我當初學‘黃帝九針’時老師收費2萬多元,現在他已經漲到5萬了。”他說。
  地下“中醫培訓班” 全國或上百
  陳永康說,全國中醫圈規模很大,各種各樣的培訓、學習班,大約有上百個,“辦班對我們來講很正常,政府沒有培訓計劃,我們只能民間搞。”
  “就是同學、熟人之間互相介紹,在QQ群里,大家交流發現,你想學這個,而我曾經學過認為效果很好,就會很自然地推薦你,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很多原本不認識的人,在群里經常交流了,也就熟絡起來了。”
  陳永康稱,他們這個圈子裡的人都很單純、簡單,“但是大家彼此都比較信任,因為是有著共同的目標,學習中醫”。而學習的目的也很簡單,“有病治病無病養生”。
  雲旭陽也曾經將在陳永康處學習黃帝九針的心得與其QQ好友分享、推薦。
  最終,共有30多人主動找陳永康學習黃帝九針。
  “他們互相聯繫,你來了,回去說好,介紹別人,約定好時間後一起到我這來,他們來的人多了,旅社到處都有,每個人自己掏錢支付食宿費用,這個錢在學費以外。”陳永康說,他的“教學”與胡萬林不同的是,他只是嘴巴上講,沒有治療,也不會像胡萬林那樣調製東西給學員喝,“因為我沒有診所,沒有行醫資格,我只講理論。”他說。
  延伸採訪  死亡事件後 很多人退出QQ群  
  據云旭陽的父親介紹,雲旭陽的QQ里一共有31個群,除了同學群以外,全部是與中醫學習相關的群,群中好友來自全國各地,有的成員達400人以上。
  在這些群里,成員除了聊業務以外,還不時有人貼出培訓班的招生廣告。
  9月28日,群里還有人發佈培訓招生時間,“這次若再沒有時間,不能到者,我們將退還所有以前費用,不再招收學員。望學員們珍惜這次最後的機會。”發佈消息者稱。
  在群中,成員聊到的辦班模式,與陳永康所說的相互印證。雲旭陽出事後,他的父親和哥哥分別使用雲旭陽的QQ,在群里發佈了消息。有些群立即把這個QQ“踢出”了群。
  陳永康告訴記者,雲旭陽出事後,與之聯繫較緊密的QQ群陸續將其QQ“踢出”,甚至直接關閉了群,很多公開招生的博客也都關閉了。
  文/特派漯河記者 楊詩凡
  專家觀點   搞地下培訓 說明自身“見不得人”
  按照胡萬林的說法,不管是哪科哪個階段的病人,都是一大鍋水裡面放了醬油,放鹽,放糖,熬製成所謂的湯藥,一共五種味道,給病人服用,名曰“五味湯”。
  北京中醫醫院北京市中醫研究所副所長李萍對此表示,“這絕對是偽科學。”
  她說,中醫的基本方法是“望、聞、問、切”,胡萬林等人這些方法都沒有,就直接給病人看病服藥,本質上說是不嚴謹的,把日常做飯時常用的作料當成看病用藥更是有些荒唐。
  “民間中醫傳承沒什麼見不得人的,不該‘地下招生’,靠徒弟朋友拉人。”李萍告訴記者,中醫傳承包括院校教育和世傳兩種,但都是公開招生。他認為,利用QQ群搞地下中醫培訓,說明自身的行為“見不得人”。
  北京市雙利律師事務所律師劉琳表示,通過QQ招生培訓,方式隱蔽、私密,熟人間傳播更能讓人信任。
  但他表示,工商部門不能管理非企業的個人的“黑經營”,因此工商部門無法介入,但衛生監管部門有權介入調查。
  文/記者 張雷  王曉飛
  胡萬林其人
  1997年,胡萬林出獄,開始“神醫”生涯。
  次年胡萬林來到商丘創辦衛達醫院,河南省漯河市長劉法民及另一名患者何素雲喝了胡萬林的藥後死亡,胡萬林被抓。
  2000年,法院以非法行醫罪判處胡萬林有期徒刑15年。
  2011年,胡萬林獲減刑出獄。今年8月31日,胡萬林等人到新安縣龍潭大峽谷一賓館後,胡萬林向雲旭陽等人講授“多喝水做到吐故納新”等“治療”方法,並讓服用“五味湯”。
  雲旭陽等人服用“五味湯”並反覆飲用大量生水後出現嘔吐、抽搐等癥狀,雲旭陽死亡。
  9月30日,胡萬林因涉嫌非法行醫罪,被新安縣檢察院批准逮捕。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Gold Coast

gy29gyhhr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