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6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記者會上表示,日本同中國和韓國進行對話,對於實現地區和平與穩定非常重要。越是遇到難題,就越要與兩國首腦開誠佈公地進行對話。《中央日報》報道稱,安倍的話可視為三國首腦會談提議,而他無視因參拜靖國神社而引起的爭議,只是將首腦會談擱置的責任轉嫁給其他國家,此番發言讓人覺得毫無誠意。
  安倍晉三提議中日韓首腦會議並不是平白無故地示好,而是緊握日本國內民意大勢必須要做的妥協。因為身為鷹派代表的安倍晉三從骨子裡就是一個狂妄的軍國主義獨裁者,在此階段作此發言實為政治作秀。
  要說安倍晉三真的是因為認識到國際社會的憤怒和地區和平態勢的重要才會提議中日韓三國首腦會談,那麼他在此前就根本不會無視曾經飽受二戰摧殘的國家的民族感情,也更不會參拜供奉日本二戰罪犯的靖國神社、美化日本二戰侵略史、否認南京大屠殺及強徵慰安婦等史實,這些都是身為一個尋求和平的日本首相絕對不能觸碰的禁忌。在我們所熟知的2013年,安倍晉三不止一次地挑釁領國,多次試圖在東亞地區製造緊張氣氛,希望通過惡化地區安全局勢來完成自己的政治目的,綁架民眾意願助燃軍國主義回歸的火焰。
  在2014年日1月8日晚間,安倍晉三參加BS富士電視臺節目並就2013年12月參拜靖國神社一事表示,如果因為有誰批評而不去參拜靖國神社那才是錯誤的。安倍稱,即使被批評,作為首相也應該履行相應的職責。通過這點可以得出,安倍所稱的今後日本將“帶著誠意、謙虛有禮地向有關國家說明安倍參拜靖國神社的意圖”、“對話之門始終敞開”此類話語毫無可信度。那他為什麼還要自相矛盾地在公開場合作出表態呢?
  因為政治對立的緣故,日本與中韓兩國的貿易逐漸萎縮。中國海關總署發佈的統計數據顯示,2013年1月至11月的中日貿易額約為2840億美元,較去年同期減少了6.4%。此外,日本與韓國的貿易額也明顯出現減少。據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彙總的2013年出口動態(暫定值)顯示,韓國的對日貿易額減少了10.4%。這組數據真實地反映了因為安倍晉三惡性政治的因素給日本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
  顯然,安倍晉三也很清楚地意識到如果真把中國和韓國的得罪完了,必然會給日本的經濟複蘇之路帶來許多坎坷,這是一個任期有限的首相不願看到的。因為日本民眾是時時刻刻關心自己的社會福利的,如果在任期內,安倍晉三無法重振日本經濟,那麼他就得暫別政壇一段時間了,這是正如日中天的安倍晉三萬萬不能接受的。
  因此,安倍晉三不得已要擺出一副看似要與中韓兩國重新交好實為假象的惺惺作態之舉,其實質目的無非有二:第一、嚮日本民眾傳遞和善信息,讓國民誤以為他們的首相是可以為了國家的經濟發展擱置爭議放下身段的。這不僅將首腦會談擱置的責任轉嫁給其他國家,同時也提高了安倍晉三的政治聲望,凝聚了安倍政府在國內的民意支持。第二、便於安倍晉三下一步的右侵道路選擇,通過國際社會強度不一的涉日言論,走好右侵化道路的每一個轉折點。
  言行不一但卻屢試不爽的“矛盾外交”被安倍晉三玩得不亦樂乎,而這隻不過是貪婪的安倍政權在徹底擺脫“非正常”國家帽子前的權宜之計。雖然安倍外交所宣揚的“合作”與其自身的政治決策互相對立,但安倍根本不在乎這種自打嘴巴的行為,也無所謂是否被國際社會當作小丑的看法,因為安倍政府現在需要的是時間。以安倍為首的日本國內右侵勢力需要時間來徹底鎮壓在野黨的反對勢力和一些反對意見。採用聲東擊西的辦法可以為安倍政權贏得一些做小動作的時間,這為日本麻木國際社會的監督提供了很好的偽裝,進而則可以適時順勢地修改《和平憲法》,重獲戰爭權。屆時,東亞地區局勢只會更加複雜,地區矛盾只會更加尖銳,民族情緒只會更加激化。(周成洋)  (原標題:安倍晉三示好背後的禍心)
創作者介紹

Gold Coast

gy29gyhhr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